您现在的位置:ca88亚洲城 > 观点新知 > 朱熹的重视蒙养教育这个观点合理不为什么

朱熹的重视蒙养教育这个观点合理不为什么

2018-07-30 08:49

  朱熹重视教育对于改变人性的重要作用.他从“理”一元论的客观唯心主义思想出发来解释人性论,提出了人性就是“理”,就是“仁、义、礼、智”封建道德规范的观点.他说:“性只是理,以其在人所禀,故谓之性”.与关于教育作用的思想相联,朱熹主张学校教育的目的在于“明人伦”.他说:“古之圣王,设为学校,以教天下之人.……必皆有以去其气质之偏,物欲之蔽,以复其性,以尽其伦而后已焉.”在朱熹看来,要克服“气质之偏”,革尽“物欲之蔽”,以恢复具有的善性,就必须“尽人伦”.所以,他强调“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序,朋友有信,此人之大伦也.庠、序、学、校皆以明此而已.”在《白鹿洞书院揭示》中,也明确把上述五伦列为“教之目”,置于首位,指出“学者学此而已”.从教育的目的在于“明人伦”的思、想出发,朱熹严厉抨击了当时以科举为目的的学校教育.他认为:“古昔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意,莫非使之讲明义理以修其身,然后推己及人,非徒欲其务记览、为词章,以钓声名取利禄而已.”然而,当时的学校教育却反其道而行之,士人“所以求于书,不越乎记诵、训诂、文词之间,以钓声名,干利禄而已”,完全违背了“先王之学以明人伦为本”的本意.他尖锐地指出:这样的学校,其名“虽或不异乎先王之时,然其师之所以教,弟子之所以学,则皆忘本逐末,怀利去义,而无复先王之意,以故学校之名虽在,而其实不举,其效至于风俗日敝,人材日衰”.因此,他要求改革科举,整顿学校.朱熹针对当时学校教育忽视伦理道德教育,诱使学生“怀利去义”,争名逐利的现实,以及为了改变“风俗日敝,人材日衰”的状况,重新申述和强调“明人伦”的思想,在当时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.同时,他对当时学校教育和科举制度的批评也是切中时弊的.

  朱熹在总结前人教育经验和自己教育实践的基础上,基于对人的心理特征的初步认识,把一个人的教育分为“小学”和“大学”两个既有区别,又有联系的阶段,并分别提出了两者不同的任务、内容和方法.

  8岁至15岁为小学教育阶段.朱熹十分重视这个阶段的教育,认为小学教育的任务是培养“圣贤坯璞”.他说:“古者小学已自养得小儿子这里定,已自是圣贤坯璞了”.同时指出,“蒙养弗端,长益浮靡”,若儿童时期没有打好基础,长大就会做出违背伦理纲常的事,再要弥补,就极为困难了,“而今自小失了,要补填,实是难.”因而,他认为小学教育对一个人的成长非常重要,必须抓紧,抓好.

 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,在教育方法上,朱熹强调以下三点.首先,主张先入为主,及早施教.在朱熹看来,小学儿童“人之幼也,知思未有所主”,很容易受各种思想的影响,而一旦接受了某种“异端邪说”,再教以儒家的伦理道德就会遇到抵触.因而,必须先入为主,及早进行教育,“必使其讲而习之于幼稚之时,使其习与知长,化与心成,而无扦格不胜之患也”.其次,要求形氛生动,能激发兴趣.朱熹接受程颐等前辈学者的思想,认为在对小学儿童进行教育时,应力求形象、生动,以激发其兴趣,使之乐于接受.在此思想指导下,他广泛地从经传史籍以及其他论著中采集有关忠君、孝宗、事长、守节、治家等内容的格言、训诫诗、故事等,编成《小学》一书,作为儿童教育用书,广为流传,产生了重要影响.再次,首创以《须知》、《学则》的形式来培养儿童道德行为习惯.儿童道德行为习惯的形成有一个从不自觉到逐步自觉的过程.

  15岁以后为大学教育.大学教育是在“小学已成之功”基础上的深化和发展,与小学教育重在“教事”不同,大学教育内容的重点是“教理”,即重在探究“事物之所以然”.大学教育任务也与小学教育不同.小学教育是培养“圣贤坯璞”,大学教育则是在坯璞的基础上“加光饰”,再进一步精雕细刻,把他们培养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.他写道:“国家建立学校之官,遍于郡国,盖所以幸教天下之士,使之知所以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之道,而待朝廷之用也.”

  在大学教育方法方面,朱熹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,积累了许多成功经验,其中两点值得注意:

  其一,重视自学.他曾对学生说:“书用你自去读,道理用你自去究索,某只是做得个引路底人,做得个证明底人,有疑难处同商量而已.”在教师指导下重视学生的自学与研究,确是大学教育中一种重要的方法.

  其二,提倡不同学术观点之间的相互交流.朱熹不囿门户之见,进行不同学术观点之间交流的做法,长期以来一直是学术史和教育史上的美谈.

  朱熹认为,尽管小学和大学是两个相对独立的教育阶段,具体的任务、内容和方法各不相同,但是,这两个阶段又是有内在联系的,它们的根本目标是一致的.它们之间的区别只是因教育对象的不同而所作的教育阶段的划分,并不是像“薰莸冰炭”那样截然对立.朱熹关于小学和大学教育的见解,反映了人才培养的某些客观规律,为中国古代教育理论的发展增添了新鲜内容.

  道德教育是理学教育的核心,也是朱熹教育思想的重要内容.朱熹十分重视道德教育,主张将道德教育放在教育工作的首位.他说:“德行之于人大矣……土诚知用力于此,则不唯可以修身,而推之可以治人,又可以及夫天下国家.故古之教者,莫不以是为先”.就是说,德行对人有重大意义,不仅可以修身,而且还可以推而广之去治人、治国.因此,古代的教育者都把道德教育置于优先地位.反之,如果缺乏德行而单纯追求知识,人就会像离群的“游骑”,迷失方向,而找不到归宿.

  朱熹认为,志是心之所向,对人的成长至为重要. 因此,他要求学者首先应该树立远大的志向.“问为学功夫,以何为先?曰:亦不过如前所说,专在人自立志.”人有了远大的志向,就有了前进的目标,能“一味向前,何患不进”.如果不立志,则目标不明确,前进就没有动力,“直是无著力处”,他说:“所谓志者,不是将意气去盖他人,只是直截要学尧、舜.”又说:“学者大要立志,才学便要做圣人,是也.”

  朱熹强调“居敬”.他说:“敬字工夫,乃圣门第一义,彻头彻尾,不可顷刻间断.”还说:“敬之一字,圣学之所以成始而成终者也.为小学者不由乎此,固无以涵养本原,而谨夫洒扫应对进退之节与夫六艺之教.为大学者不由乎此,亦无以开发聪明,进德修业,而致夫明德新民之功也.”由此可见,“居敬”是朱熹重要的道德修养方法.

  所谓“存养”就是“存心养性”的简称.朱熹认为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善性,但同时又有气质之偏和物欲之蔽.因此,需要用“存养”的功夫,来发扬善性,发明本心.他说:“如今要下工夫,且须端庄存养,独观昭旷之原.”从另一方面来说,“存养”又是为了不使本心丧失.“圣贤干言万语,只要人不失其本心”.“心若不存,一身便无主宰.”同时,从道德教育的根本任务来说,“存养”是为了收敛人心,将其安顿在义理上.

  “省”是反省,“察”是检察.“省察”即是经常进行自我反省和检查的意思.朱熹认为一个人要搞好自身道德修养,就应当“无时不省察”.在他看来“凡人之心,不存则亡,而无不存不亡之时.故一息之倾,不加提省之力,则沦于亡而不自觉.天下之事,不是则非,而无不是不非之处.故一事之微,不加精察之功,则陷于恶而不自知.”因此,为了使人心不“沦于亡”,做事不“陷于恶”,经常进行自我反省和检查,是必不可少的.朱熹的这一见解,表明他在道德教育中既强调防微杜渐,同时又重视纠失于后.

  朱熹十分重视“力行”.“夫学问岂以他求,不过欲明此理,而力行之耳.”“故圣贤教人,必以穷理为先,而力行以终之.”他所说的“力行”,是要求将学到的伦理道德知识付之于自己的实际行动,转化为道德行为.朱熹的这些见解,已经触及到道德认识转化为道德行动,道德行动接受道德认识的指导,并检验道德认识的正确与否等这样一些道德教育的基本问题.

  朱熹的上述见解,反映了道德教育中某些带规律性的东西,至今仍有可供借鉴之处. 总之,朱熹是中国古代教育史上继孔丘之后的又一个大教育家.他的教育活动和教育思想,大大地丰富和充实了我国古代教育宝库,对于我国封建社会后期教育的发展曾产生过重大影响.因此,认真研究朱熹的教育活动和教育思想,不仅是研究宋朝教育的重点,而且也有助于了解元、明、清时期教育的发展.

  所谓循序,是尊循教材的客观顺序与学生的主观能力去规定学习的课程或进度.所谓渐进,是不求速的意思.依朱熹的看法,读书以二书言之,则通一书而后及一书.以一书言之,篇、章、文、句,首尾次第,亦各有序而不可乱也.量力所至而谨守之,字求其训,句索其旨.未得乎前,则不敢求乎后;未通乎此,则不敢志乎彼.如是,则志定理明,而无踩易陵遢之患矣.若奔程趁限,一向趱着了,则看犹不看也.近方觉此病痛不是小事.元来道学不明,不是上面欠工夫,乃是下面无根脚 .

  所谓熟读,就是要把书本背得烂熟.所谓精思,即是反复寻绎文义.依朱熹的看法,余尝谓读书有三到:心到、眼到、口到.荀子说,诵数以贯之.见得古人诵书,亦记遍数.乃知横渠教人读书必须成诵,真道学第一义 .遍数己足,而未成诵,必欲成诵.遍数未足,虽已成诵,必满遍数.但百遍时,自是强五十遍时;二百遍时,自是强一百遍时.今所以记不得,说不去,心下若存若亡,皆是为精不熟之患.今人所以不如古人处,只争这些子.学者观书,读得正文,记得注解,成诵精熟,注中训释文意、事物、名件,发明相穿纽处,一一认得,如自己做出来底一般,方能玩味反复,向上有通透处.若不如此,只是虚设议论,非为已之学也.

  所谓虚心涵泳,即是客观的态度,还古书的本来面目,并不执着旧见,接受简明平正的解说,而不好高务奇、穿凿立异.依朱熹的看法,庄子说,吾与之虚而委蛇.既虚了,又要随他曲折去.读书须是虚心,方得.圣贤说一字是一字.自家只平着心去秤停他,都使不得一灰杜撰.学者看文字,不必自立说,只记前贤与诸家说便了.今人读书,多是心下先有个意思了,却将圣贤言语来凑他的意思,其有不合,便穿凿之便会.

  所谓切已体察,即是读书时,使书中道理与自己经验或生活结合起来,并以书中道理去指导自己的实践.依朱熹的看法,入道之门,是将自个已身入那道理中去,渐渐相亲,与已为一.而今人,道在这里,自家在外,无不相干.学者读书,须要将圣贤言语,体之于身.如克已复礼,如出门如见大宾等事,须就自家身上体复,我实能克已复礼,主敬行恕否?件件如此,方有益.

  所谓着紧用力,即是以刚毅勇猛的精神去读书,以坚持到底而不懈怠的精神去读书.依朱熹的看法,宽着期限,紧着课程.为学要刚毅果决,悠悠不济事.且如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是甚么精神,甚么筋骨!今之学者,全不曾发愤.直要抖擞精神,如救火治病然,如撑上水船,一篙不可缓.

  所谓居敬,即是收放心,严肃认真与精神专一的态度.所谓持志,即是树立一个具体目标、或根据一个特殊问题去书中搜集及整理有关资料.依朱熹的看法,程先生云,涵养须用敬,进学则在致知,此最精要.方无事时,敬以自持,凡心不可放入无何有之乡,须是收敛在此.及应事时,敬于应事,读书时,敬于读书:·便自然该贯动静,心无不在.今学者说书,多是捻合来说,却不详密活熟.此病不是说书上病,乃是心上病.盖心不专静纯一,故思虑不精.须要养得虚明专静,便道理从里面流出方好.

  朱熹《中庸》上说的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当做教学过程,并认为学问思辨四者,所以穷理也.在教学过程中,他提出了几项教学原则和方法 .

  朱熹很重视学习的自动性问题,他认为学习是自己的事情,是别人不能代替的.他说:读书是自家读书,为学是自家为学,不千别人一线事,别人助自家不得.道不能安坐等其自至,只待别人理会,来放自家口里.依他的看法,做学问主要靠自己主观努力,以积极的态度去掌握知识或寻求真理.

  既然这样,那么教师起什么作用呢?他说,指引者,师之功也,师友之功,但能示于始,而正之于终尔.他还说了自己的经验,某此间讲说时少,践履时多.事事都用你自去理会,自去体察,自去涵养.书用你自去读,道理用你自去究索.某只是做得个引路底人,做得个证明底人,有疑难处,同商量而已.他认为教师在教学过程中,虽然占有重要地位,但终不能代替学生的作用.教师只是做一个引路人”,在学生开始学习时给予引导指点;在一个阶段学习完结时,检查学生学习是否正确,是否有成效,给予适当的评价、证明和裁断;当学生遇到困难时,一同商量.在商量的过程中,教师要适时的启发.他在《论语》不愤不启一章注上说:愤者,心求通而未得之意;悱者,口欲言而未能之貌.又说:此五所谓时雨之化.譬如种植之物,人力随分己加.但正当那时节,欲发生未发生之际,却欠了些小雨,忽然得这些小雨来,生意岂可御也.不愤不悱,很难教导;待其愤悱,就豁然贯通了.

  朱熹认为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,不是削弱教师的作用,也不是消极等待学生自发地出现主动性,而是靠教师积极主动启发学生,调动学生的积极主动性.他说:读书无疑者,须教有疑,有疑者却要无疑,到这里方是长进.使无疑者有疑,便有疑者无疑,使教师的主导作用与学生学习的主动性结合起来,这是一种很有价值的见解.

  所谓勇猛奋发,是指在学习开始时,动员全部精力,以勇猛奋发的精神去学习,应如兵士在开始战时,抱有进无退、有死无生的决心一样.他说,圣贤千言万语,无非只说此事.须是策励此心,勇猛奋发,拨出心肝,与他去做,如两边擂起战鼓,莫问前头如何,只认卷将去,如此方做得功夫.若半上半下,半沉半浮,济得甚事?

  他又把学习比做炼丹、煎药、推车.开始用猛火炼丹,方好微微火养教成就.譬如煎药,先猛火煎,数百沸大滚,直涌坌出来,然后却可以慢火养之.如推车子,初推却用些力;车既行后,自家却赖他以生.这就是说,开始学习时,应动员全部精力,以勇猛奋发的态度去做学问,才能克服客观的困难和主观的惰性.

  但朱熹以猛火之后,再用微火养之譬喻,并不等于说以后的学习可以松懈下来,所以他又提出了温故时习的原则.

  依朱熹的看法,时习是重要的.他说:人而不学,则无以知其所当知之理,无以能其所当为之事.学而不习,则虽知其理,能其事,然亦生涩危殆,而不能以自安.习而不时,虽日习之而其功夫间断,一暴十寒,终不足以成其习之功矣.这就是说,如果不学习,就不能获得必需的知识技能;如果不随时复习或练习,就不能巩固其所获得的知

  识技能;如果不随时复习或练习,就不能收到复习的功效.他又说:学贯时习,须是心心念念在上,无一事不学,无一时不学,无一处不学.所谓时习,即随事、随时、随处都复习、练习其已获得的知识的过程,也就是不间断的温故的过程.他说,时时温习,觉滋味深长,自有新得.须是温故方能知新,若不温故便要求知新,则新不可得而知,亦不可得而求矣.他认为温故是知新的基础.

  温故能便其所学的知识融会贯通,转化为技能,并应用无穷.他认为那种只知机械地重复旧闻而不能触类旁通的人,是不能当教师的.所以他说:温故又要知,唯温故而不知新,故不足以为人师.朱熹种既强调学习要勇猛奋发,又主张持之以恒;既重视时习温故,又不忽视探索新知的思想,对我们仍是有启发意义的.

  朱熹承了张载的思想,也提出教人有序不可说等的原则.他说:事有大小,理无大小,故教人有序,而不可说等.又说:君子教人有序,先传以小者近者,而后教以远者大者.他很注意由近到远、由易到难、由浅到深、由已知到未知、由具体到抽象.他说:譬如登山,人多要至高处,不知自低处不理会,终无至高处之理.又说,于显处平易处见得,则幽底自在里许.且于切近处加功.还说:据某看学问之道只在眼前日用底便是,初无深幽妙.这就是说,学习必须从低处到高处,从平易处到幽微处,从眼前日用底到深深远幽妙底.低处、平易处、眼前日用底是基础.

  怎样循序渐进?朱嘉说:学不可躐,不可草率,徒费心力,须依次序,如法理会,一经通熟,他书亦身着.他又说:读书须是遍布周满,某尝以为宁详毋略,宁下毋高,宁拙毋巧,宁近毋远.下学是上达的基础,学问要做下学的工夫,打了基础,才有上达的可能.他说,圣贤教人,下学上达,循循有序,故从事间者,博而有要,约而不孤,无忘意凌躐之弊.今之言学者类多反此,故其高者沦于空幻,卑者溺于闻见,伥伥然未知其将安所归宿也.朱熹认为,不先从事于下学而妄想上达,就是躐等,便沦于空幻;专从事于下学而不想上达,虽未躐等,但沉溺于闻见.前者是不循序而跟进,后者是虽循序而不进,都是不好的,只会浪费精力而不能达到目的.他认为只有遵循由易而难、由近而远的阶段,且力学习,则自有进步.

  朱熹继承了儒家关于笃行的思想,在教学上重视行的作用.他说,徒明不行,则明无所有,空明而已;徒行不明,则行无所问,某行而已.他的意思是说,知而不行,其知为空知,行而不知,其行为冥行.所以知行应该是并进的,不可偏重或偏废.如果从发生的时间上说,致知在先,力行在后;但从道德修养的重要性上说,致知为轻,力行为重.所以他说:论先后,当以致知为先;论轻重,当以行为重.

  他还提出了知行相须的观点.他说:目无足不行,足无目不见.他以这种常见的事例,深刻地表述了知行不可分割的关系.不但如此,他还进而提出知识是靠实践来加以检验的思想,他说:方其知之,而行未及之,则知尚浅;既亲历其域,则知益明,非前日之意味.在他看来,知而不行,则体会不深;见之于行,则认识更明.他这种躬行践履对于句识还需检验的思想,是深刻的.

  朱熹认为,为学应当从博学开始,进而使博学与专精结合起来.所谓博学是指什么呢?他说:博学,谓天地万物之理,修已治人之方,皆所当学.为学修己治人,有多少事在.如天文、地理、礼乐、制度、军旅、刑法,皆是着实有用之事业,无非自己本分内事.他还说:大而天地阴阳,细而昆虫草木,皆当理会.一物不理会,这时便缺此一物之理.…须是开阔,方始拓展.

  朱熹是重视博学的,他以盖房子为例,重视阔开基,广开址厂以为博学就是打好宽厚坚实的基础.他还说过:孟子日:博学而详说之,将以反说约也.语云: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,须是先博然后至约,如何便要先约得?人若先以简易存心,不知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,将来便入异端去.没有广博的基础就难以专精,仅只有一般性广博的知识而不专精,那也不能在学术上有所建树.所以他强调治学贯专而不贵博.盖惟专为能知其意而得其用,徒博则反苦于杂乱浅略无所得.

  总起来说,朱熹教学思想是十分丰富的,己接触到了教学过程中教学原则的一些基本问题,学习的自动性、学与思、学与习、学与行、教与学、博与约等等;也涉及到教学的目的性、积极性、良好开端性、巩固性、量力性、实践性、广博性、专精性等等.他对我国古代长期积累起来的教学经验与理论,做了一番归纳、整理、总结、改造工夫,使之系统化了.其中很多是发人深思的见解,是值得我们借鉴的遗产